时时彩官网 > 信息技术 >

退伍不退色的电子设备技术专家

  1996年12月,17岁的李智惠参军入伍成为了一名炮兵。他所在的部队是自行火箭炮部队。大炮打得好不好,就看瞄得准不准。新兵连一结束,他就参加了瞄准手集训。三分钟十组口令,每组口令对于火箭炮来说就是一个动作,就要完成一次定位。十个口令做下来,就是满头大汗。“稳、准、快”成了李智惠当好瞄准手的诀窍。正是从那时起,军队培养了他精准执行、快速落实、雷厉风行、坚毅不拔的作风。通过刻苦训练,他练就了瞄准手过硬的本领。入伍第二年就光荣地加入了中国。

  2003年8月,退伍后经过两年培训,李智惠成为了沈阳电务段的一份子,被分配到TDCS工区。刚参加工作,李智惠马上就感到了自己能力的不足。在学校学习的那点计算机知识完全无法胜任手中的工作。记得一次去外站更换打印机,由于打印机电源开关处在开启位置,带载接线时直打火,他的心里一下子就没了底,最后还是请现场工长帮忙给接上的。这让李智惠感到深深地自责,一个什么都不会的党员,还有他存在的价值吗?从那时起,他就明白了个道理,没有过硬的技术业务本领,肯定干不好电务这一行。打那以后,他就经常向身边的业务骨干请教他遇到的各种各样的问题。由于他业务知识实在太有限了,有些问题过于简单,有时搞得人家很不耐烦,可是,他想就算在人家面前脸蛋热一下,也比一个人干活受憋强,也要比让人议论自己的党员身份强。通过虚心请教和自己的不懈努力,很快日常的基本工作技能他就都掌握了。

  是员就要严格要求。决不能满足于一般水平混日子。很快机会来了,沈阳铁路局开始陆续安装微机监测设备,李智惠主动请缨参加了安装施工工作。以前自己接触的TDCS设备与现场的信号设备没有硬件上的连接,自己对现场的信号设备的知识一片空白。干微机监测,监测设备直接作用在组合架上的信号设备,不懂现场设备原理,施工根本无从下手。他从安装设备、放配线开始做起,一有时间就向带他干活的师傅请教自己遇到的问题,随着工程进度的推进,自己的业务能力也在同步提高。经过两次施工后,车间主任就安排李智惠组织进行施工。这对他来说是真正的考验,翻图纸、查资料、找厂家,自己在暗地里狠狠地下了番功夫,做好了各项工作准备,保证了施工的顺利进行。

  随着微机监测设备的大面积安装和TDCS设备全面普及,他在安装施工、站场大修配合改造等工作中积累了一些工作经验。但在工作中,电务段还始终离不开对厂家的依靠。有时站场改造,需要厂家配合同步修改微机监测软件。看着厂家技术人员三下五除二就把软件调试好了,让他既羡慕又嫉妒还有一点点的恨,羡慕的是人家的技术水平,嫉妒的是人家的业务能力,恨的是自己不争气。没办法,只好向厂家技术人员请教,可他们并不愿意回答他的问题。那就只能“偷艺”,他把厂家技术人员的工作过程牢牢地记在脑子里,再用工区的备机模拟操作,逐步摸索。每次配合作业他都能有所收获,渐渐地厂家技术人员所掌握的那些东西,也不再神秘。他开始自己摸索修改微机监测软件,并获得了成功。现在,全段工程施工中有将近一半左右是他们自己修改的微机监测软件。在锻炼自己的技术业务能力的同时,也为段里节省下大量的配合费用。

  是员就要发挥作用。2012年,安平站站场改造过程中,由于施工时间冲突,厂家技术人员无法到现场配合更换微机监测软件。车间主任把升级软件的任务交给了李智惠。安平站安装的是新版本监测软件,对于他来说并不是很有把握,他的心里有打退堂鼓的想法。可是,工期在即,犹如即将吹响的冲锋号。曾经是军人的他,深知当冲锋号吹响时意味着什么。他加紧做好准备工作,联系厂家人员询问新版本软件特性;到其他运用新版本监测软件的车站,查看对比新旧版本软件有何差异;利用备机模拟软件修改。施工转线的时间到了,四五百名工务、电务和工程部门的施工人员,在安平站热火朝天的干了起来,施工按照计划的时间节点,有条不紊顺利推进。作为施工中的一个重要环节,他对微机监测软件进行了修改,但事与愿违,第一次修改并不顺利,连续出现监测程序报错无法运行的现象。他赶紧拿出修改前的软件数据与修改后的数据进行反复对比。原来新版本软件采集条件发生了变化,逻辑关系也变化了,编程思路更加复杂,与旧版本比差别很大,没有带载试验,单靠线下模拟,一些条件是根本无法反应出来的。尽管事先自己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,但面对新情况还是有些措手不及。他稳了稳焦躁的心情,重新修改软件数据,再次出现报错,再改,反反复复三四次,终于在施工结束前修改好了监测软件。为了保证自己修改的监测软件可靠运用,他又连续跟踪了3天,直到反复确认微机监测设备运用正常,他才放下心来。

  是员就要肯于奉献。在车间李智惠是唯一一个使用两部手机的人。不因为别的,就因为他的电线分钟免费主叫根本是杯水车薪,一部电线元左右。这些电话不是现场车间询问排除监测设备故障的,就是现场职工请教问题的,有的是电话凌晨四五点钟打来的,也有的电话是夜里十一二点打来的,不管什么时候打来的电话,他都耐心回复,认真回答,直到故障得到排除、问题得到解决。有人跟他说,你每天工作那么忙,还得接这么多的电话,把自己搞得那么累,图个啥?他想对这份工作的热爱是他最大的动力,党员的责任感是对他工作最大的督促。

  今年年初,6岁的女儿肚子疼。起初他没在意,嘱咐妻子让女儿多喝点热水,上医院开点药,他就照常上班去了。晚上回家,才得知女儿被诊断为“肠套叠”,女儿用渴望的眼神看着他说:“爸爸,我都有病了,你就多陪陪我吧,等我病好了,你陪我去公园好吗?”他满口答应下来。可是,工作实在是脱不开身,不仅工作日要工作,周末休息日还要加班加点,女儿生病治疗完全是妻子一手照料的,陪女儿去公园的承诺也又一次落空了。对于女儿来说,他可能是一个不称职的父亲;但对于工作来说,他应当是一个合格的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