时时彩官网 > 信息技术 >

阿拉看环境:璀璨上海城市景观灯光背后的故事

  上海作为一座现代化的大都市,海纳百川的胸怀和追求卓越的活力一直以来为世界所瞩目。

  改革开放40年来,上海景观照明事业迅速发展,流光溢彩的灯光夜景,成为上海一道靓丽的风景线年代起,看外滩夜景是国内外游客到上海的必选项目,在 “APEC会议”“上合组织峰会”“世博会”等重大国际活动中,上海的景观照明更是给中外嘉宾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

  1979年,25岁的俞希恩回到上海,她被分配在市区一家医院工作。她原以为大上海繁华一片,夜晚必定灯火璀璨,哪知刚一入夜,长长的马路上仅有间隔很远的路灯孤零零地散发着昏黄光亮,外滩更是漆黑一片。

  回想整个80年代,因为要上夜班,俞希恩从杨浦区大连西路的家到黄浦区凤阳路上的单位,总是家人接送。俞希恩是军人,曾在茫茫戈壁执行特殊任务。她说执行艰苦任务时从没感到害怕,回到上海就因为路灯昏暗竟让自己生出怯意。有时她和男朋友也会浪漫一下,带着手电筒,到“情人墙”边吹吹江风。

  结婚后,一家人难得到南京路走走逛逛,她会提前准备好水和简单食物,尽早出发。下午6点不到,商店陆续关门,“天一黑,南京路就没什么人了。”

  俞希恩记得,到了80年代中后期,节假日时的南京路、外滩一带会“亮灯”,也就是在建筑物周边挂上彩灯,老人孩子要她和爱人专门领着去“看灯”。

  郭骅是国内较早从事景观照明工作的专家之一,他带领团队实施的城市“灯光秀”,是实打实的大手笔,他也参与并见证了上海景观灯光信息化管理的发展变化。

  景观灯光与建筑物的关系,像是绿叶配红花,照明灯光都是附着在建筑物上的。上世纪90年代,景观灯光基本由建筑物所属单位代为管控,要“开”要“关”都得一一关照好。那时的上海,每年突击性“开灯”有七八十次之多。郭骅时任市容局景观处处长,说到“开灯”这件事,真是苦不堪言——凡遇重大活动“要开灯了”,景观处就得一家一家地去通知,花费很大精力。有时还要把需要亮灯的人家叫来开会,大家说好几点开灯,现场都要对好时间,防止出差错。尽管这样仔细了,还是有各种奇葩事情发生,有的没通知到,有的管理人员走掉了,有的钥匙一下子找不到了……亮灯变得七零八落。

  显然,传统的管理手段无法适应现代化的管理要求,1998年,上海成立了景观灯光监控中心,对浦江两岸的景观照明灯光统一管控,通过计算机实施监控监测。利用信息化手段对城市灯光进行管理,这在全国开创先河。10月2日晚,郭骅带着手提电脑,现场演示。他告诉领导,这些亮灯楼宇都可以通过这一台电脑来操作,“我可以让它们全部开,也可以让它们全部关。还可以一层一层开,也可以一层一层关。”通过信息化控制灯光的目标实现了。

  东方明珠是上海最早的地标性建筑,主体有三个斜筒体、三个直筒体和11个球体组成,形成巨大空间框架结构。经过二次改造后的东方明珠塔灯光,在电脑操纵下可以根据天气变化自动调节,产生1000多种变化,令人叹为观止。

  当很多市民观赏东方明珠顶部的小球和塔尖,他们或许不知道,为了让东方明珠光彩夺目、群星争辉,郭骅曾带领团队工作了近八个月。东方明珠外景灯光,最早采用的是光纤材质,效果不理想。郭骅和工程师们找来全球最先进的光源体,一个一个对比,一个一个调试,最终确定用LED取代光纤,在东方明珠塔体上设计好安装点,联接到集成模块由电脑统一操作。改造后的东方明珠晶莹剔透,与浦西外滩的灯光建筑交相辉映,展现出现代化大都市的迷人风采。不仅如此,东方明珠还与扩大至15.5万平方米的浦东公园融为一体,成为“上海十大新景观”和“十佳旅游景点”之一。

  住在淮海路一带的市民可能会知道,每当夜间这片区域的建筑总是透着淡淡微光,夜深时整个街区静谧安详,甚有禅意。这种技术被景观灯光业者称为“内光外透”,是一种与外滩泛光照射完全不同的新手法。

  借助这一契机,市政府决定在小陆家嘴地区、虹桥开发区、徐家汇和淮海路绿地周边尝试让办公楼宇亮起来,进行“内光外透”。这项工作被列入当年市政府实事项目。

  郭骅清晰记得当年领受任务时的情景。这是世界首创,没有经验可循。郭骅带领团队,组织专家讨论,通过实践一点点摸索。

  当年这些路段上的办公楼宇,全都下班关灯。要让楼里的办公室夜里亮灯几乎不可能,况且各单位电源控制不统一。郭骅想到唯有在窗口安装灯源,专门集中控制,才能做到内光外透。

  说干就干,他们在淮海路重庆路口的“中海大楼”先行实验。发现窗后有一块宽约40厘米的板,大家觉得在这块板上装几根灯管,再引一根线出来进行集中控制,或许能有较好效果。

  装了三根灯管以后,再用计算机控制,果然取得了比较好的效果。按照建筑本身的形态,工程师们又在顶部用大功率气体放电灯做泛光照明,把建筑形态体现出来;在中间用这种办公楼里面装灯的形式来体现;下面是商业街,也全部实现了橱窗透亮。

  “中海大楼”的成功让大家兴奋不已。当年分管这项工作的韩正同志,晚上带领大家在选定的四个区域,一栋楼一栋楼地实地踏勘,把需要“内光外透”的楼宇规划出来,让这项技术广泛应用。

  上海办公楼宇“内光外透”取得了很好效果,给上海景观灯光设计、建设带来了巨大的鼓舞和鞭策,不仅有量的增加,更有质的提升。

  APEC会议期间,上海把整个外滩当作一块巨大的舞台,进行了一次大型的、动态灯光表演,被冠名为“亚太腾飞”。表演开始,外滩防汛墙上,用蓝、黄两种颜色灯光,进行16种组合动态表演,呈现出“蓝色浦江”“黄金海岸”的壮观景象,50盏可控探照灯形成空中芭蕾,沿岸绿化照明,外滩大楼以APEC会标作立面投影表演,结合鲜花、烟火等图案和动感色彩,展现了喜庆APEC召开的节日氛围。

  2006年,上合组织峰会在上海举行,浦西延安东路至外白渡桥、浦东东昌路到陆家嘴两侧各绵延1.5公里,20组以黄色、蓝色为主的大功率彩色探照灯,由计算机远程控制,定时循环亮灯,900只彩色探照灯在城市夜空跳起了美丽的“舞蹈”,绚丽斑斓,美不胜收。这次灯光表演,冠名叫“和平畅想”。

  2010年,世博会在上海成功举办,开幕式的时候,从卢浦大桥到南浦大桥,两桥之间的江面、夜空和两岸,极具想象力地围合成一个梦幻空间,成为地球上独一无二的舞台。1200盏探照灯、16盏激光灯,总面积达7000多平方米、世界第一的LED巨型屏幕,6000个直径半米、变幻着红、黄、橙三色的LED发光球,216艘与会国家、地区和国际组织的旗船以及烟火、喷泉交相互动,巧夺天工地展现了世博盛会的靓丽美景,艺术与技术完美融合,历史与未来浪漫相会,世界与中国激情拥抱。 “火树银花庆世博,琼楼玉宇不夜天”,世博之光的成功演绎,给出席世博会开幕式的中外嘉宾、观看世博会开幕式实况转播的世界各国人民,留下了难以忘怀的印象,它与成功、精彩、难忘的世博会一起,成为无数人美好的记忆。

  东风夜放花千树,更吹落,星如雨。宝马雕车香满路。凤箫声动,玉壶光转,一夜鱼龙舞。

  蛾儿雪柳黄金缕,笑语盈盈暗香去。众里寻他千百度,蓦然回首,那人却在,灯火阑珊处。

  词人辛弃疾在《青玉案·元夕》中,描绘了宋朝都城元宵节时绚丽多彩的热闹场面,写尽花灯耀眼、乐声盈耳,余味无穷。今天,不断规划升级的上海景观照明,将为这首词提供最好的现代注脚,打造国际化大都市景观照明的世界样板。